菠蘿網目錄

通玄神尊 第269章 棋仙左丘鴻

時間:2019-05-27作者:心有點靈犀

    第269章棋仙左丘鴻

    秦初塵說完,神無夜便抬手解除了幻境。

    下一刻,全場的觀眾和左丘鴻,神情都是微微一愣,似乎突然驚醒了什么。

    “壞了!”郎凱心中一涼。

    左丘鴻皺起了眉頭,已經是朝梵元宗望去,厲聲道:“混賬!你們竟然布設幻境,以卑劣手段獲得勝利,知道這是死罪嗎?”

    “國師饒命啊”

    梵元宗主嚇了一跳,幻境已經被神無夜解除,他也沒有了囂張的本錢。

    “哼,你還有臉求饒?”左丘鴻怒斥道。

    “國師饒命啊,我們知道錯了”梵元宗弟子都跪了下來。

    “你們的幻境,需要提前布設,而決斗場有重兵把守”

    左丘鴻眼中閃著精妙,質問道:“你們的內應是誰?還快快從實招來!”

    “我們的內應我們的內應是”

    梵元宗主唯唯諾諾,抬頭看向了郎凱,“是郎凱大人”

    “混蛋!你不要血口噴人!”郎凱頓時怒聲道。

    “我沒有血口噴人,請國師饒我一命吧,我們確實和郎凱串通好了,要坑害神隕宗”梵元宗主趕緊道。

    “國師明察啊!他誣陷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郎凱焦急地辯解。

    “哼,平白無故的,他不誣陷別人,怎么會誣陷你呢?”

    左丘鴻冷哼道:“郎凱,昨天是誰私開決斗場,此事我一查便知,你還要繼續狡辯嗎?”

    “撲通!”

    郎凱身體一軟,整個人癱在了地上,一臉欲哭無淚的神情。

    左丘鴻說的沒錯,昨晚他私開決斗場,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所以他根本沒有狡辯的理由。

    “真是惡劣,竟然公然徇私枉法來人啊!把郎凱和梵元宗主,一起拖下去斬了!”

    左丘鴻厲聲道。

    而后,在郎凱和梵元宗主的求饒聲中,他們兩個被拖了下去。

    現在梵元宗被查出了作弊,唯一的候選名額,自然就落在了神隕宗身上。

    所有的觀眾都十分興奮,他們非常想看一看,神隕宗獲得最后的候選名額,究竟能在評選中走到哪里

    “秦初塵,來上臺吧。”左丘鴻沖秦初塵笑道。

    秦初塵走上了觀戰臺,領取了最后一個候選名額。

    “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左丘鴻有些感慨道。

    “哈哈,國師過獎了。”秦初塵打了個哈哈。

    左丘鴻笑道:“秦初塵,既然你以兵棋,擊敗了華玉獅那老小子,不如跟我下幾盤如何?”

    “下兵棋?好啊。”

    秦初塵愣了一下,他好久都沒有下兵棋,雖然稍微有一些生疏,但戰術策略都沒有遺忘。

    他隨口就同意了,但人群卻都震驚了。

    左丘鴻是什么身份?當朝國師!

    在兵棋一道上,左丘鴻被譽為“棋仙”,號稱是執地棋不敗,當之無愧的天龍皇朝第一。

    他竟然主動約戰秦初塵,這種機會對于普通人來說,就是一飛沖天的天賜良機!

    而看秦初塵的樣子,他似乎是滿不在乎,真是暴殄天物啊

    “哈哈哈,好!不卑不亢,此地不宜下棋,跟我回國師府吧。”左丘鴻笑道。

    而后,秦初塵跟左丘鴻回到了國師府。

    神無夜沒有跟過來,而是回到了住宿客棧中。

    國師府。

    一盤兵棋擺下,秦初塵和左丘鴻坐在兩邊。

    “國師,我執天棋吧。”秦初塵說道。

    “當然可以。”左丘鴻笑道。

    而后,兩人開始了布局博弈。

    秦初塵展開了“穩勝”戰術,放棄了前期布局、中期小范圍廝殺的優勢,為后期的勝利做準備。

    但是。

    左丘鴻不愧是棋仙,第一次見到秦初塵的戰術,在經歷了微微詫異后,立刻便想出了應對之策。

    “啪!”

    左丘鴻一子落下,吃掉了秦初塵的大將。

    “呼!我輸了。”秦初塵搖頭笑了笑。

    不得不說,左丘鴻的棋力太可怕了,簡直就是深不可測,比華玉獅還強出了幾籌。

    面對秦初塵的“穩勝”戰術,他采取了擊中兵力的戰術,讓他的戰術一下蕩然無存。

    “國師,你的棋力太厲害,我下一百盤,也不是你的對手啊。”

    秦初塵撓了撓頭。

    “哈哈哈,小子,你知不知道,你這話如果傳出去,肯定會被人口誅筆伐。”

    左丘鴻大笑道。

    他的棋力勝過秦初塵,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在天龍皇朝的人眼中,他在兵棋上就是無敵的存在。

    秦初塵說一百盤都贏不了,肯定會被人罵狂妄至極。

    “不過,我喜歡你的性子,也喜歡你的兵棋路子,雖然前中期露洞百出,但透著一股返璞歸真的精妙。”

    左丘鴻笑道:“今后,如果你下的多了,超越我應該不成問題。”

    “啊,不敢不敢”秦初塵謙虛笑道。

    “再來一盤?”左丘鴻笑問道。

    “來!”

    秦初塵點點頭,剛剛輸給了左丘鴻,也激發了他的不服輸心理。

    而后,秦初塵在國師府,一連帶了半個月。

    在半個月內,秦初塵與左丘鴻,兩人下了將近一百場棋。

    秦初塵沒有贏下一場。

    不過,隨著左丘鴻的指點,以及他的棋力精進,左丘鴻也贏得愈發艱難。

    “唉,又輸了”

    秦初塵望著棋盤,無奈地嘆了口氣,連續輸了半個月,他的心情當然不會很好。

    “小子,別沮喪了,如果你修煉半個月,在兵棋上就能戰勝我,那我干脆入土死掉算了。”左丘鴻笑道。

    秦初塵撓頭笑了笑。

    左丘鴻在兵棋天賦上,也堪稱是千古難出一人的天才,而且他也下了幾十年的兵棋,造詣肯定遠遠超過秦初塵。

    如果秦初塵專心下個半個月,就可以超越左丘鴻,他也就不配“棋仙”之名了。

    “走吧,今天我要進宮面圣,帶你去一趟皇宮。”左丘鴻站了起來。

    “進宮面圣”秦初塵愣了愣。

    “沒錯。”左丘鴻笑了笑。

    而后,左丘鴻帶著秦初塵,一起去往了皇宮。

    約莫半個小時后。

    一行人到達了皇宮,秦初塵卻不想見皇上。

    見皇帝總要下跪吧,他跪天跪地跪父母,怎么也不可能給一個陌生人下跪。

    “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強你了。”左丘鴻看出了秦初塵的心思。

    “多謝國師諒解!”秦初塵笑道。

    “這樣吧,你去一趟棋院,在那里等著我。”左丘鴻說道。

    “棋院?”

    秦初塵愣住了,天龍皇宮的棋院,可是兵棋界的圣地。通玄神尊
小說推薦
北京赛车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