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網目錄

重回二零零五 第兩百二十二章 不可能

時間:2019-06-18作者:獨釣長江雪

    重回二零零五正文卷第兩百二十二章不可能“我明年畢業以后準備考公,如果以后我成了公務員,你能幫襯的話幫我一下。”

    關于這點,陳子儀沒有絲毫的隱瞞。

    和聰明人說話,沒必要遮遮掩掩,反正他的目的很明確,對方也不會損失什么。

    “可以。”

    聽到如此坦誠的回答,周安安笑著舉了一下手里的咖啡。

    雖說用一個他并不在意的學生會副會長職位,換取他未來的幫忙,周安安有點吃虧,但是帳卻不是這么算的。

    可以想見,未來的幾年,他在鹿城的產業都需要有人照拂。

    對方如此肯定,家里在鹿城肯定也有點關系。

    托別人的關系也好,自己培養一個關系也好,都是一種策略。

    若是有能力,后者更靠譜。

    這個東西,本就是互惠互利。

    “合作愉快。”

    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陳子儀感覺自己這一步走得很成功。

    不得不說,身為校學生會會長,陳子儀的效率還是很高的。

    第三天,也就是十一國慶放假的前一天,周安安就坐在了校學生會的會議室里。

    參加會議的,除了校學生會一正兩副的會長,還有各個學院的院學生會會長。

    一眼看去,周安安發覺自己還是其中比較成熟的一個,面相。

    沒辦法,天生老成持重。

    “哼。”

    走進會議室,看到座位上的某個人,李英成皺了皺眉,冷哼一聲,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在發覺自己的位次比對方還低的時候,李英成的臉色沉得比黑海還黑。

    他已經提前得到消息,那個家伙一躍成為學生會副會長,但是他對此卻無能為力。

    “大家都到齊了,今天先說一個事情。經過我和兩位副會長商議,提請校學生會原辦公室干部周安安為副會長,校領導已經批準。咱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周安安升任校學生會副會長。”

    陳子儀講完,率先開始鼓掌,帶動了大部分的與會人員。

    原先周安安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學生會成員,在陳子儀嘴里就成了學生會干部。

    反正這種東西,學校不計較,那就沒有什么事情。

    在場的人,也沒有人質疑。

    “陳會長,我覺得這個不太符合規定”

    舉了舉手,李英成說了自己的想法。

    雖說知道沒有什么作用,但是他心里不爽,總要給對方上點眼藥。

    沒有人服他,看他怎么當這個副會長。

    “李會長,這件事已經獲得了校領導的批復,希望你能清楚。”

    冷冷地看了對方一眼,陳子儀平淡地打斷對方的話,繼而轉頭環視一圈“還有誰有意見”

    被對方瞪了一眼,李英成有點心虛,畢竟當了一年副會長繼而接任會長的陳子儀,還是很有威勢的。

    至于其他人,都事不關己,沒有誰來觸對方的眉頭。

    手里的職權不少,才是最主要的。

    “以后,周副會長專門負責學生會勤工儉學的事務”

    見沒人反駁,陳子儀微笑著繼續說道。

    雖然只是一個學生領導組織,但是里面的道道還是不淺的。

    未免大家覺得被搶了權力,陳子儀明確了周安安負責管理的事務。

    對周安安,對大家,都是一個不錯的結果。

    其他人一個都不反對,只有李英成更不爽了。

    雖說在對方那里碰壁之后,李英成主動找上一家培訓機構,拿到了幾個勤工儉學的工作崗位,算是保住了在院學生會里的面子。

    也不知是哪個多嘴的說出去,他上個學期被懟的事情,學生會干部圈里都知道了。

    哪里想到,一轉眼,對方的位置坐的比自己還高,還負責勤工儉學事務。

    這下子,他辛辛苦苦跑來的崗位,都成了對方的囊中之物。

    “周副會長說兩句。”

    講完之后,陳子儀向旁邊的周安安點頭示意。

    “大家好”

    簡單地自我介紹之后,周安安也沒說什么廢話。

    反正大家都不熟,以后打交道的也不多,沒必要假裝很熟。

    “李會長,等一下。”

    眾人離開的時候,周安安叫住了準備走的李英成。

    “周副會長,有事”

    聽到對方叫自己,李英成一副黑臉地問了一句。

    雖然對方的職務高,但是他也不是對方的下屬,各司其職罷了。

    “是這樣的,你們學院一個勤工儉學項目,我覺得有點問題。”

    從一旁新上任的女助手那里拿過一個文件夾,周安安笑著說道。

    “什么項目”

    皺了皺眉,李英成沉聲問道。

    “學思教育的兼職老師,我覺得我們學校同學的工資太低了。”

    開會之前就過來看了一下自己的辦公室,周安安在文件里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沒想到,那個學思教育竟然是通過李英成的關系,在學校里招到了八個兼職老師。

    既然碰到了,周安安自然不會視而不見。

    五百的固定月薪,包括周六四節課,簡直太坑人了。

    要知道,他的培訓部里,七百保底,加上周六的輔導課程,至少是1000起步。

    再不濟,也不能比他的培訓部低太多不是。

    “那周副會長覺得多少合適”

    “怎么也得1000。”

    “1000那老板不可能答應的。”

    聽了周安安的話,李英成直接搖頭否定了這個說法。

    和那個有點扣的老板談過,李英成知道對方不會出這個錢。

    “不答應就算,那八位同學的崗位我來安排,月薪至少一千。”

    擺了擺手,周安安財大氣粗地說道。

    雖然他的培訓部里已經有了五十九位兼職老師,但是周安安并不介意多幾位有點經驗的兼職老師。

    近來多了幾個家長要求一對一的晚輔學生,晚輔兼職老師們已經安排得很緊湊了。

    原本不想這么快開展一對一的課程,但是架不住那幾位小學家長不差錢。

    沒辦法啊,客戶的要求必須要滿足,畢竟那一個學期22000的費用可不是說笑的,周安安只是安排三位語數英的專業大學生輪流輔導罷了,絲毫不影響她們負責的小班課程。

    “行,我去和那位老板溝通。如果事情弄砸了,周副會長,你自己負責。”

    恨恨地落下一句話,李英成懶得和對方說什么,甩給對方一個臭臉,滿肚子氣地離開了辦公室。

    無所謂地看著氣急敗壞的背影,周安安看了看旁邊的漂亮女學姐,笑著感謝一句“平時辛苦你了。”

    “嘴上說說沒用,會長不表示一下嗎”

    嘴角帶著迷人的弧度,葉菲笑著問道。

    “沒問題,校門口的青嵐奶茶,每個月免費給你喝。我先走了,以后有事沒事不要打我電話。”

    聽不懂對方話里的意味,周安安在對方頗有意味的目光中,瀟灑離開。

    以他老司機的目光,這位女助理應該不是從沒有過男朋友的女生,靠近了聞到的味道也不一樣。

    不是原裝版本,差評。

    “什么一千塊,不可能。”

    接到那個學生會會長打來的電話,馮彩梭立馬炸毛了。
小說推薦
北京赛车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