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網目錄

重回二零零五 第兩百二十七章 不怕破產?

時間:2019-06-28作者:獨釣長江雪

    “反正明年過年還要開同學會,要不到時候我幫你問一下?給你創造個新的機會?”

    搖晃著手里的酒杯,周安安老神自在地說道,話語里盡是揶揄。

    如果換做他,面對這樣子的徐文文,絕對是先上車走一路,過幾站再下車,連票都不買,完全沒有負罪感。

    “不用了,能不能送我回去,我想跟夢欣道歉。”

    想通了一些事情,王榮前所未有的清醒。

    逝去的終究是逝去了,他懷念的,只不過是當初那個讓他動心的女孩,而現在徐文文已經不是當初的那個女孩。

    “不好意思,我喝酒了。喝酒不開車,你自己打車回去。”

    大老遠地被喊過來,周安安可沒那么多功夫去陪對方演什么復合戲碼。

    何況,喝酒了確實不能開車,他可不想英年早逝。

    “你狠。”

    一口喝下剩余的酒,王榮恨恨地站起,向外面走去。

    “呵。”

    看著開門離開的賤榮榮,周安安看了看四周冷清的畫面,問了一下調酒師兼服務員:“張哥,你們老板這么開酒吧,不怕破產啊。”

    “我們老板已經破產了,這家酒吧過兩天也要拍賣了。”

    擦著酒杯,小張淡定地看了對方一眼,靜靜地說了一句。

    “......”

    沒想到自己說得這么準,周安安無語地打量著周圍的環境,裝修都還挺新。

    若是有錢,買下來也不錯。

    慢慢喝完一杯酒,接到電話的周安安走出酒吧門口,看到不遠處剛剛從出租車里下來的李蓉。

    不知道是不是剛才才拍完戲,麗莎身上的衣服有點眼熟,一身職業裝加黑絲,渾身散發著女人味,上面成熟的地方引人犯罪。

    原本是想叫朱伊祺過來的,可是尚在上大學的她還沒考駕照,周安安只好臨時換了個人選。

    “我記得你是魔都的主持人,怎么一直在這邊了?”

    坐到副駕駛位,系好安全帶的周安安看著麗莎被安全帶突顯出來的美好身材,笑著問道。

    一般沒有太多戲份的演員,都有自己的生活,不會一直吊在劇組那邊。

    “我調到杭城電臺了,去哪里?”

    白了男孩一眼,解釋一句的麗莎緩緩啟動車子。

    剛剛拍攝結束,還沒回到家里的麗莎就接到對方的電話,只能讓出租車司機換了個目的地。

    “你在杭城這邊有房子嗎?”

    想到今晚的住處,周安安有些頭疼地按了按眉心。

    他在南州苑倒是還有一套房子,但是和秦學姐住得太近,何況劇組就在那邊,影響不好。

    “我單位有宿舍分配。”

    瞥了對方一眼,麗莎還是回答了一句。

    “能不能借宿一宿?”

    這個問題,周安安坦然地問了出來。

    男人,要的就是厚臉皮。

    薄臉皮的,吃的都是別人剩下的殘羹冷菜。

    “好啊,但是我要收房租。”

    嘴角一翹,麗莎笑著說道。

    “沒問題。”

    對于房租,周安安表示自己有好幾個億。

    杭城電臺雖然有錢,但是員工宿舍只是老舊的普通單元房。

    瑪莎拉蒂停在一堆普通的家用小車旁邊,有點鶴立雞群的味道。

    “不要嫌棄啊。”

    走進樓道的時候,麗莎打了個預防針。

    “我感覺還行,有點歷史的味道。”

    跟在美女的身后,周安安的目光不斷丈量著對方的背影。

    來到三樓,麗莎打開房門,左右看了看,從旁邊的鞋架上拿了一雙大一點的女式拖鞋:“我剛剛住過來,也沒準備什么男拖鞋,你將就一下。”

    “你一個人住嗎?”

    往里看了看兩室一廳的結構,周安安毫不介意換上女式拖鞋,就是有點緊。

    “嗯,之前住在這里的那個女同事結婚了,搬到男方那里去了。”

    彎腰換著拖鞋,麗莎回答著,卻感覺到身后貼上來一人,一股滾燙的溫度從腰間傳入心里。

    “你干什么?”

    一陣激烈的口頭交戰,喘了口氣的麗莎紅著臉問道。

    “交房租。”

    不容分說,周安安的進攻比之前猛烈了數倍。

    所有的防護措施快速瓦解,雙方的距離進入貼身鼓掌階段。

    事了穿衣去,不留身和名。

    周安安自然不會這么渣,至少他還是勤勤懇懇地交了一個晚上的房租,第二天十點多,才開車離開。

    腰有點酸,原本想早上開車趕回鹿城的,周安安決定先緩一緩。

    就像現在,抱著得空休息的朱伊祺午睡,是個不錯的選擇。

    下午五點,周安安繞道余山,接上了趁車的王敏。

    本來說好女朋友和王敏今天一起回去的,但是美眉打電話過來,要參加某個親戚的整十大壽,還要后天早上才趕回來。

    先前說好的帶兩人一起回去,現在只能兩個人了。

    “安安,我還是第二次坐你的車呢。”

    坐到副駕駛位,放好行李的王敏自顧自地系上安全帶。

    本想說讓對方坐后座的周安安憋回那句話,看著那被安全帶勒出的高大山區,明智地閉上了嘴。

    算了,估計小女生也不知道副駕駛位是女朋友的專屬。

    說實話,王敏雖然身材不高,有點些微的豐滿,但是整體看上去還算不錯,氣質有點像幾年后某穿越寵妃網劇的女主角。

    總體來說,還不賴,是某些人的菜。

    “你和丁嚴峻怎么樣了?”

    啟動車子,周安安八卦地問道。

    “就那樣唄,他說過年回來看我。”

    說起這個,王敏已然沒有了當初熱戀般的感覺,嘴里有點生澀。

    分隔一年,期間只是見過兩次,相處的時間也不過才一天,根本無法讓感情繼續升華。

    就算是丁嚴峻有更深入的要求,都被王敏拒絕了。

    度過了最初的迷糊,王敏顯得很理智。

    若是丁嚴峻考上軍校,七年制,她自認堅持不了;

    若是丁嚴峻明年退伍,成了她的小學弟,那到時候她工作,他讀書,根本不合適。

    基本上,王敏已經給自己的這段戀情劃上了句號。

    在她眼里,周安安這樣才是最好的伴侶,有時間陪女朋友,還有錢給女朋友買東西,會陪女朋友去兩岸咖啡那樣的地方吃飯。

    只不過,她貌似能感覺到周安安喜歡的不是她這一款,在身材上也比不了史明暇。

    只能羨慕地看著史明暇,每天都在撒狗糧,秀恩愛。

    “哦,是嗎。對了,你覺得我們狀元教育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夠好的?你跟我說一說。”

    大致了解對方感情經歷的周安安也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繼續,而是問起了對方在培訓班看到的缺點。

    有些東西,閑聊中才會真正發現缺陷,進而改正。

    “這個啊......”

    妹子作伴,枯燥的旅途總是快一點的。

    直到晚上十點,周安安才回到鹿城。

    將王敏送到女生宿舍門口,周安安重新開向老城區。

    “老板,再來三十串腰子。”

    和周瀟客面對面坐著,周安安抬手再喊了一份。

    最近兩天有點消耗過大,還是需要補一補的。

    “安安,有個事跟你說一下。市局黃局的兒子想要入股紫金陽光,給不給?”

    等對方吃了一些東西,周瀟客斟酌了一下,說起了他另一個產業的事情。

    原本他是不打算麻煩對方的,畢竟他也能感覺到,這位小學同學不想牽扯某些事情。

    只是這件事還是有點大的,他心里有點不踏實。

    若是那位夏所背后的何局長開口,周瀟客自然不會有任何遲疑。

    可那位黃局長,他一點都不熟,在對方找上門之前,根本就不認識。

    拜碼頭這種事,小心沒大錯。

    “黃局?”

    聽了小學同學的話,周安安手上一頓,疑惑地看著對方。

    他倒是沒想到,才剛剛開始營業,就有人看上了紫金陽光,還是個警察局長的二代。

    “就是市局局長黃得望。”

    “不行。”

    周瀟客剛講完,周安安下意識地脫口而出。

    。燈筆

    ~
小說推薦
北京赛车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