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網目錄

重回二零零五 第兩百五十九章 村里的風氣

時間:2019-07-09作者:獨釣長江雪

    照樣把自己的車子停在金水灣,周安安花了三十塊錢打的回了家,這次的出租車司機殺價有點狠。

    如今麗州的出租車根本就不打表,十塊起步,十塊起跳,愛坐不坐。

    而過年里的公交車都是人滿為患,出行方式單一的市民們只能乖乖待宰。

    像周安安這樣去郊區鄉村的,有人愿意開就不錯了,價錢根本別想談。

    直到16年滴滴盛行之后,麗州出租車行業才迎來顧客們的春天。

    “爸,春聯不是貼好了嗎?”

    在家門口下車,看著已經貼好的春聯,走進里屋的周安安忍不住問了一句。

    “等你回來黃花菜都涼了,是我和你媽一起貼的,我們干了大半天的活。你回來正好,把這只鵝拿去你爺爺家里把毛拔干凈,你爺爺已經燒好了熱水......”

    見到成天不著家的兒子,周友良沒有什么好語氣,直接吩咐起來。

    已經過了回家前三天的熱度,兒子又成為了那個無所事事、看著閑就煩的兒子。

    “行。”

    知道自己理虧,周安安也沒辯解,干脆利落地去執行。

    來到爺爺家,周安安就看到爺爺已經處理一只雞了。

    家里要謝年,處理雞鴨鵝的事務,都是爺爺一手包辦,直到那個08年。

    “安安來了。”

    “啊爺,我爸讓我來拔毛。”

    “你爸跟我說過了,等一下,我先把這只雞毛拔干凈先。”

    “我來幫您。”

    坐在小凳子上拔毛的周安安方才感覺給堂弟安排了工作是不是一個錯誤,要不然現在也有一個幫手不是。

    至于小叔,據說是去成敏表哥那里的電動車專賣店里幫忙了。

    臨近過年,麗州本地的電動車專賣店生意反倒是越發好了,周成敏兩兄弟都在各自的專賣店里忙得沒空回家。

    陪著爺爺奶奶大白天之后,有些腰酸的周安安終于完成了拔毛的任務。

    晚上自然是一年一度必不可少的謝年,鞭炮聲中,拿著三支香祭拜天地的周安安回想著今年的收獲。

    最得意的自然是改變了大姑丈的人生軌跡,彌補了前世的一個遺憾。

    其次是買下了大半條步行街,以后就是靠收租都能躺在床上數錢了;

    第三,是解決了今生的第一次,擁有了身材不錯的女朋友,還和幾位前世yy過的女明星深入談了一下人生;

    第四,老媽的淘寶店生意如火如荼,間接改變了老爸老媽以后的經歷;

    ......

    一些改變,都讓他的人生軌跡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如果冥冥之中有神靈,周安安還真要感謝一下那位讓自己重生回來的神仙,多給神仙敬幾杯酒以表謝意。

    三次敬酒之后,謝年完畢,周安安幫著老爸老媽把供品拿回家中。

    “媽,我出去走走。”

    “哦,早點回來。”

    臘月二十八了,大部分的村民都回了家,最為熱鬧的自然是村里那一排小房子,各個店面里都擺著麻將桌和四人桌,幾乎座無虛席。

    和去年不同的是,周安安沒有看到堂弟,也沒看到兩位表哥。

    他們三個都在店里忙著為他賺錢,根本沒空來參加這些‘活動’。

    不變的倒是周瀟客,一身名牌,有錢有閑,坐在眾人之中,顯得很是帥氣,在人群中尤為出眾。

    尤其是今年有余錢的周瀟客開了一輛寶馬回來,話里話外都受到了同齡人的吹捧,年齡大的村民也是夸贊不已。

    這年頭,能買寶馬車的,都是真土豪。

    村里的也就三四個人達到這個標準,而周瀟客絕對是其中發跡最快的一個。

    如今,是以賺錢為標準的年代。

    誰賺得多,在村里,誰就有面子。

    只可惜幾屆的村首委和村長毫不作為,只顧著自己的眼前利益,使得這個心態在村民心中蔓延,繼而衍生出了一種畸形的形態。

    嚼舌根的多,干活的少。

    在外賺錢的受到追捧,在村里開點小廠的就被嫉妒,還會因為噪音擾民受到舉報。

    閑人越來越多,村里經濟毫無發展。

    眼看其它村起高樓,眼看其他村賺錢多,本村卻依然停滯不前。

    當然,這些都和周安安沒有什么關系。

    他可不是重生回來當村長的命,先顧好自己家的事,再說。

    “安安,要不要來湊個腳?”

    小學同學周剛正在玩牌,見到周安安過來,熱情地喊了一句。

    不同于還在上大學的周安安,從職校畢業的周剛已經工作兩年多,手里有點屬于自己的錢。

    “不了。”

    搖了搖頭,周安安沒興趣湊進去。

    不說這里牌局是五塊起步的小局,就是心理年齡,也讓周安安對這種活動拒而遠之。

    和家里人玩玩還好,若是和外面人玩起來,輸的不舒服,贏了也沒意思。

    一不小心玩大了,破產敗家可不是說說的。

    接下來兩年,麗州五金行業飛速發展,冒出一大堆的千萬富翁、億萬富豪,就是上千萬的跑車,也是尋常可見。

    最巔峰的時期,小小的麗州有上百輛過千萬的豪車,幾百萬的車子動輒以數百計。

    但是到了15年之后,麗州本地的豪車變得有些稀少。

    行業前景的改變是一個因素,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本地上億身家的富豪不斷變少,其中很多都是折在了賭城那邊,大多數的豪車都停在抵押公司的地下車庫里吃灰塵。

    曾經有一個段子在麗州很流行。

    一對父子去賭城,三天三夜贏了九千五百萬。

    第四天,那對父子準備再賺五百萬,湊足一億回家。

    押了五百萬,沒了;

    再押一千萬,也沒了;

    兩千萬......

    結果,一輸再輸。

    一天一夜之后,那對父子輸掉了原本利潤,還搭進了麗州境內價值數億的企業。

    單是15年到18年,麗州境內因為企業主賭博導致資金鏈斷裂或是直接被抵押拍賣的過億企業有數十家,為賭城貢獻了幾百億的利潤。

    有些人為了賭博,除了滿足內心的私欲之外,還因為這個方式來錢最快最輕松,總覺得自己會是贏的那一個。

    在這個方面,必將成為億萬富翁的周安安看著輸贏才幾百的局面,心里毫無波瀾。

    站在一旁看了半個多小時,覺得沒有什么意思的周安安就回了家,在一樓的電腦房里上網打發時間。

    還是在網上和妹子聊聊天,和同學們插科打諢,來的有趣。

    大年二十九,大年三十,就在吃了睡,睡了吃的過程中度過。

    “安安,來一號公館跨年啊。”

    正躺在床上和美眉發短信的周安安接到胡上億的電話,倒是有幾分詫異。

    :~
小說推薦
北京赛车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