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網目錄

重回二零零五 第三十八章 孤注一擲的陳齊

時間:2019-05-11作者:獨釣長江雪

    “沒關系嗎?”

    一陣惱怒過后,聽到老爸還沒吃飯的朱慧慧看著老爸的模樣心一軟,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男孩。

    “有什么關系,就是多一副餐具的問題。”

    心里對于這位毫無長輩自律性的大叔吐槽了一下,周安安臉上的笑容不減。

    真是嘴欠啊,早知道就不客套了。

    和小姐姐父女兩人一起吃飯,仿佛就像老丈人考察女婿的場景,想想都覺得尷尬。

    只是說出去的話就如潑出去的水,周安安只能打落牙齒往肚子里咽。

    “伯父吃什么?”

    坐下之后,周安安笑著問道。

    既然都這樣了,周安安自然要客氣一點。

    “給我來一盤炒面就好。”

    之前看過菜單,朱清選擇了價格合適的菜。

    能請他女兒來這里用餐,對方的條件應該還可以。

    未來女婿的錢就是他女兒的錢,能省還是要省一點的。

    “好的,服務員......”

    按了呼叫鍵,周安安跟服務員說了一下,之后看著對面的父女兩人尷尬地坐著。

    “對了,小榮,我能這樣叫你吧。”

    喝了一口水,老謀深算的朱清打開了話題。

    “可以,伯父隨意。”

    “小榮,你是哪里人?”

    “婺州麗州。”

    “哦,也不遠啊。你家里幾個兄弟姐妹?”

    “爸......”

    正當朱清想繼續了解對方的時候,羞紅臉的朱慧慧立刻打斷了話題。

    有沒有搞錯,她今天才和男孩認識,她老爸就這樣審問對方的家庭情況,真當對方是相親對象啊。

    “哦,不說這個。小榮,你是怎么和我們家慧慧認識的?”

    見到女兒羞惱的模樣,朱清連忙轉移話題。

    這年頭,為女兒操心也是累啊。

    “爸,你再這樣,我回家了。”

    沒想到老爸如此執著地追問,朱慧慧氣惱地說道。

    “沒事,我和慧慧是在她上班的時候認識的,我今天去注冊培訓部的營業執照......”

    簡單地介紹了一下兩人認識的經過,順便介紹了一下自己大學生身份的周安安想要熄滅這位伯父的八卦之火。

    前世也不是沒有相親過,這種套路很熟練。

    “培訓部,不錯嘛,最近很火的。我家小妹的女兒讀小學三年級,就被我小妹送去培訓班了,市場很大的嘛。”

    沒想到對方還是個自己創業的青年才俊,朱清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

    至于什么大一學生的身份,下意識被他忽略了。

    女大三,抱金磚嘛。

    “......”

    什么情況,這位伯父是不是關注錯了重點。

    周安安傻傻地看著對面的伯父侃侃而談,發覺有點跟不上節奏。

    他剛剛特地強調了自己的這個年齡,就是省得對方把他和他女兒牽在一起,結果對方絲毫不在意,這是有多著急女兒的婚事。

    在朱爸爸的強行尬聊下,原本的普通約會愣是往相親約會的方向偏離,還好炒面上來之后,朱爸爸安靜了下來。

    等爸爸吃完之后,朱慧慧和對面的男孩笑了笑,便強拉著老爸離開。

    今天,實在是太丟人了。

    “好,我過來看一下。”

    送走小姐姐父女,周安安在廣場里逛了一下,便接到了裝修公司的電話。

    趕到裝修公司,周安安看了一下設計圖紙,簡單整潔,和他預想中的差不多,便確定了方案。

    一番討價還價,最后在了解過裝修材料價格的周安安壓榨下,裝修公司以四萬五千元的價格簽訂了合同,其中還包括了一條加裝的消防逃生樓梯。

    因為面對的主要群體是小學生和初中生,安全問題還是要重視的,這也是周安安先前和房東提前打招呼過。貌似,房東聽了還挺高興。

    原本裝修公司還想以統一購買辦公材料的條件給他降價五千元,但是知道里面水深的周安安還是決定自己購買。

    畢竟,他要購買的辦公用品并不是什么高端的奢侈品,完全可以自己控制預算。

    預付一萬定金之后,銀行卡里還有三千塊結余的周安安坐上了回麗州的過路車。

    一路奔波,回到麗州的時候,已然是凌晨一點。

    “陳叔,你確定要轉?”

    第二天中午,外賣訂單還沒來,周安安聽到陳齊想轉燒烤攤的消息,忍不住皺了皺眉。

    先前他就簡單了解過,陳齊是因為經營飯店虧本才來他這里幫忙,周安安預想中的轉讓費用可不低,對方可不一定能承受。

    說實話,這燒烤攤的價格也低不了。

    不說夜宵每日固定近千的利潤,就是他耗費心思打開的外賣市場,每日的盈利也已經過千五百,一日的總盈利基本上在2500以上。

    為了消除淡季對夜宵的影響,周安安可是費盡心思打開了一個穩定的利潤點,就是為了在轉讓的時候賣個好價錢。

    如今,在這個房價還停留在兩千以下的年代,這燒烤攤稱之為下金蛋的母雞也不為過。

    若不是因為要上大學,加上有更長遠的規劃,周安安都有點不舍得轉讓燒烤攤。

    當然,也只是想想而已。

    “是的。”

    有過幾天的工作經歷之后,本就開過飯店的陳齊深知這個燒烤攤的賺錢程度。

    單是中飯和晚飯的外賣,就足以讓他怦然心動,更別提還有夜宵這個大頭。

    昨天休息的時候,陳齊和老婆討論了一個晚上,更是下定了轉讓燒烤攤的決定。

    過了這個村,就沒那么好的店了。

    “那你準備出價多少?”

    沒有說什么客套的話,周安安徑直問起了價格。

    他和這位陳叔才認識幾天,關系也不熟,沒必要談什么交情。

    價錢,才是王道。

    談感情,傷錢。

    “二十......二十五萬。”

    原本還想討價還價的陳齊,看著眼前這個年輕人鎮定的眼神,牙齒一咬,說出了他和老婆定下的能承受的最高價格。

    身為一個男人,沒有什么收入,靠老婆那點工資養孩子,陳齊覺得在家里根本抬不起頭。

    他實在是太需要這一份事業了,證明自己是家庭頂梁柱的機會,絕對不能錯過。

    成熟的外賣機制,還有固定的客源,一切都讓陳齊為之瘋狂。

    只要保持目前的生意,那么燒烤攤一個月的盈利至少在三萬以上,二十五萬,最多一年多一點的時間就能賺回來。

    目前來說,還有這么好的生意嗎。

    趁著還沒有其它人注意到燒烤攤如此賺錢的時候,陳齊必須一舉拿下,省得夜長夢多。

    ( = )
小說推薦
北京赛车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