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蘿網目錄

重回二零零五 第六十五章 再苦不能苦孩子

時間:2019-05-11作者:獨釣長江雪

    “開什么房間啊,我已經買好了五點半回去的車票。看也看過了,我和你爸爸也算是放心了,家里還有一堆的事等著我呢。賓館的話,你早點去退掉。”

    聽到兒子在賓館定了房間,王景玉有些心疼地說道。

    說實話,她們夫婦兩個最不放心的就是兒子的現狀。

    前幾天,二姐夫跟她們說起兒子之前的燒烤攤,據說轉了好幾萬塊錢,擔心得她們夫婦根本睡不著覺。

    不是怕兒子亂花錢,而是怕兒子學壞。

    幾萬塊錢啊,她們家里合伙的采石場一年的營收也才六十來萬,幾家平均下來每個人也才十來萬的利潤,哪里想得到兒子不聲不響就賺了這么多錢,問題是她們還不知道。

    如果不是二姐夫說了讓她們不要管得太嚴,給孩子一個空間,王景玉早就趕過來了,也不會拖到今天報名的當天才過來。

    現在看來,兒子還是好兒子。

    既然知道兒子沒有走歪路,王景玉當然要趕著回去,不僅僅采石場要記賬,家里的網店也不能少人。

    要知道,她現在一天能賣出三四十個杯子,好幾百的利潤呢。

    離開一天,就損失好幾百,哪里還住得下一個晚上。

    “這么急嗎,我還沒帶您好好逛一下。要不在鹿城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再回去。”

    沒想到老媽下午就要回去,突然感覺劇本不對的周安安生怕老媽累著了,顧不得會不會露餡,開口勸了起來。

    來回這么折騰,很累的。

    “好了好了,下次有空,媽媽和爸爸再過來玩。”

    看著如此懂事的兒子,王景玉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只是想到家里的淘寶店,回家的心越發迫切了。

    勸不動老媽,周安安也怕她累著,就沒有去長城爬山,而是帶著老媽去lc區的街道逛了一圈,順帶買了一堆吃的東西當特產帶回去。

    “這張卡你拿著,密碼是你的生日。如果缺什么就買,不夠的話打電話給我和你爸。一個人在外面,要注意飲食……”

    臨上車的時候,王景玉諄諄囑咐,眼眶里的淚花忍不住就要落下來。

    這么多年,兒子還是第一次離家如此久,兒行千里母擔憂,她們夫婦再怎么樣也放心不下。

    雖說兒子之前開燒烤攤賺了一些錢,但是他們做父母的還是要給生活費的。

    再苦,也不能苦孩子。

    “媽,卡你自己放著,我自己能掙錢呢。”

    雖然有著大叔的靈魂,但是聽著老媽的一句句吩咐,周安安的眼里依然有什么想要溢出來。

    再多的經歷,親情依然是他割舍不斷的牽掛。

    “媽知道你能掙錢,但是這是我和你爸給你的。每個月月初,我讓你爸往里面打一千塊錢,不要累著自己。”

    對于生活費這件事,王景玉執意地遞到兒子手里。

    兒子再大,也是她們的兒子。

    “嗯。”

    知道阻止不了老媽的心意,周安安只能接下那張銀行卡。

    看著老媽上了長途客車,周安安來到車站旁邊的柜臺機一查,發現余額有六千五百。

    除了一千五百的生活費,還有五千的報名費用。他們師范專業,有國家財政補貼,每年只需要不到五千塊的學費。

    原本周安安跟老媽說過,報名費他自己已經交過了,用的是暑假賺來的錢,哪里想到老媽會這么堅持。

    并沒有太多意外的周安安根本不會想到,他覺得不會多嘴的二姑父早就把他的底都兜干凈了,唯一的區別就是二姑父也不知道他轉讓燒烤攤賺了多少錢。

    來不及太多的感慨,周安安打的趕回了培訓部。

    這個周五的下午,剩余的兩千把廣告扇悉數發完,第一學期的小學部宣傳算是告一段落,接下來主要是初中的招生。

    對于初中而言,什么時候招生都不算晚,定制的新一批廣告扇也是在發貨的路上了。

    “呼。”

    送走最后一波學生,周安安讓學姐們回去,自己一個人整理著厚厚的登記簿,心情頗為愉悅。

    一切,就等明天的開局了。

    周六早上七點,周安安迎來了黃巖初中的六位老師,其中科學二人,數學二人,語文和英語各一人,擔任年級組長的張懷韌就是其中一個科學老師。

    有些老師因為時間問題,只上一兩次課,而有的老師想要多賺錢,就多上兩次課,各取所需。

    “我們培訓班和學校的教學方式不太一樣……”

    在一樓的小會議室里,周安安和幾位老師溝通了一下,主要點出了培訓部的教學特點,具體情況就讓大家自由發揮了。

    當然,周安安也只是定下幾個老師的教學內容,具體還是由各位老師自行安排上課進度。

    之前有過一點溝通,大致的課程范圍都讓各位老師提前準備過,教材什么的由各人自己確定,如果需要買資料,培訓班報銷。

    只不過,丑話說在前頭,若是學生不喜歡或者反饋回來效果不好,還是要換人的。

    對此,前來兼職的幾位老師都點頭同意,畢竟一個月堪比月薪的兼職可不是那么好賺的。

    都是多年的老教師,這點把握還是有的。

    “那就麻煩大家了。”

    “客氣客氣。”

    早上八點,在優美的上課音樂響起后,第一節初中試聽課在三個可容納三十多人的教室里同時進行。

    這一天,周安安基本在忙碌中度過。

    安排學生座位,安排學生午餐,記錄學生反饋的情況,與接送的家長交談,安排沒家長接送的學生,一樣樣的事情,即便有學姐們幫忙,周安安還是忙得頭昏腦脹。

    “累死我了。”

    送走了最后一波學生家長,田恬甜忍不住靠在椅子上伸了個懶腰,小有規模的身材若隱若現。

    其余的幾個女生也都是坐在椅子上揉肩轉頭,雖然初中的課程不用她們上課,但是今天的學生和家長太多,接待起來可是很麻煩的,其中還有幾人是上完小學的輔導課程順帶接待家長,工作量不低。

    “好了,大家都辛苦了。這樣,今天晚飯我請大家。”

    欣賞了一波吸引人眼球的風景,周安安開口說道。

    先前周安安已經在回浦路旁邊的老街飯店定了三桌,除了十幾位學姐,辛苦上課了一天的初中老師們自然也要招待好。

    雖然還沒有統計完全,但是來試聽過的初中學生們大體反饋都還是不錯的,畢竟都是有經驗的在職老師。

    一陣觥籌交錯,周安安與眾人分道揚鑣之后,走進了老校區。

    昨天報名放了被子之后,他還沒空去打理分配到的床鋪。

    “李妍。”

    走在男女宿舍樓的交叉口,周安安看到一個熟悉的高挑身影,下意識地喊了一聲。
小說推薦
北京赛车开